忽然,萧炎似乎感应到了什么,耳朵动了几下后脸上乍现出惊喜之色,马上俯下身,将耳朵贴在冰面上聆听起来。
“咳......”萧立打破了众人的震惊。
‘萧少你就直接说吧,何必折磨我们。”

萧炎眼神低沉,身上也是散发着浓浓的杀意,但是萧炎的目光又转向了下方广袤无边的斗帝大陆,若是自己一意孤行将其二人斩杀在此,血神界定然不会袖手旁观,之前杀了血皇就已经得罪了血神界,此二人既然能行驶方舟说明在血神界也是有地位的存在,与之前的血神不同,斩杀二人可能会给如今还在成长的斗帝大陆带来灭顶之灾。
难怪这青山族长,会如此的焦急,
“刚才一战,啸兄应该未能尽兴。不如啸兄开启四星初期实力,我们再来打一场,如何?”萧炎突然爆出的话语令众人一愣。
“该死,我要杀了你!”萧厉倒飞出百米,才堪堪稳住身子,随后,他看着手上的鲜血,整个人都变得扭曲了。
看着眼前的这只手,忽然老脸一红,一把握住萧炎的手掌,萧炎将其拉了起来,不过对撼彪可是没有什么好的脸色。

如今大荒府已经被灭了,接下来,就该让着万剑阁,付出代价了。
“放心吧,我绝对没那么挑!”再说,每次还能附带喝上两口营养快线,他能有什么抱怨。这样已经很知足了。
而这,正是萧炎全力施展出“千尺无影”与丹焱等六人对撼想达到的目的。
火麟洞的女天骄,暂时压制住心中的震惊,他现在最重要的,是躲开这一剑。
“什么?苍雷疯了吗?”

密室的正中,有一块咖啡色的巨大石台,石台的中心位置摆放着一个用玄木所制的锦盒。
普通的武者,只感觉到一股又一股恐怖的能量,从地下涌出。
“不是老刘带队,到时候去了你就认识了。”
“哟哟,还跟我傲娇,好像你有多能似的!“南尔明一抖惊天枪,“那我们就比比待会儿谁能拖住他更长时间。“说完眉头一挑,身周顿时有毒雾弥散开来。
开什么玩笑!

一大早,帝州各路强者就陆续赶来道喜,车水马龙,人声鼎沸。
轰!
同时,一个恐怖无比的王者领域,瞬间将林轩以及整个空间笼罩。
快逃啊,
"好呢。"青鳞依依不舍地收回那迷离的眼神,跟着萧炎三步一回头,转过小廊,步向大厅。

但红发中年人低估了紫影身法的诡异。“咔嚓!”红发中年人刚劈灭一道幻影,便感到一股寒意自脊背升起。
该死!
有种阴凉之气传来,让人浑身不舒服。
南尔明身子微微一颤。
时间过的很快,萧炎心中的忧虑也越来越浓烈,他现在还不担心血神界不断逼近斗帝大陆的气息,而是一直隐蔽的噬魂王,不知道过些时日又会闹出什么幺蛾子。